武汉市 [切换]

妈妈通过蚁丛旅游每月赚到近3000元收入,女儿为何偷偷的反对?

发布时间:2022-08-04 来源:打传防骗联盟

“我做了这么多工作,是为了‘曲线救妈’。”


母亲沉迷于“零撸”项目的第一年,王佳(化名)就差把愁苦二字写在脸上了。相较于此前的刷单、跟风炒股,这一次母亲更执着,王佳面临的压力也更大。


这类“零撸”项目,在业内有更专业的名字——资金盘。巧立名目打造零投入、高回报的虚幻场景,叠加线下的大型宣讲聚会,让无数用户陷入其中,成为其狂热的拥趸。


也的确有人通过“零撸”获利,他们构筑起了名为“信任”的城堡,成为平台方的“自来水”(网络用语,指自发进行宣传推广),吸引了更多目标客户前赴后继。


在更多同样故事的结尾,是操盘手完成“收割”后迅速离场,消失无踪,只留下受骗用户在风中凌乱。


深信

7月26日,山西,年过六旬的李阿姨正在打麻将。


一阵阵麻将碰撞声、闲聊说笑声中,李阿姨拿起手机简单操作,手机里传出声音,邀请用户“点击下方链接,领取优惠券”。


退休之后,李阿姨的日常生活简单闲适。近一年半以来,看视频广告成为李阿姨的“固定”工作,除了在闲暇时间播放视频广告外,每日临睡前也会就是否完成了当日任务细细检查。


“每天在蚁丛(旅游)平台上看视频,完成平台上的任务,就可以获得‘门票’奖励。卖掉‘门票’,就能挣钱了。”李阿姨介绍称。


根据北京商报记者此前了解到的信息,蚁丛旅游设置不同等级的任务,包括观看广告视频、会员服务推广、产品推广等,用户由此获得“门票”奖励,“门票”则可以通过转赠的方式变现。


图片来源:蚁丛旅游App蚁丛旅游任务页面


在各类关于蚁丛旅游的宣传介绍中,零投入、高回报是最重要的噱头。新用户注册后,平台会免费赠送10个“门票”用于开展初级任务,30天后能获得12个“门票”。反复操作之后,能够产生更多数量的“门票”收益。


谈起蚁丛旅游实际收益情况,李阿姨经验十足。李阿姨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2020年中,自己通过朋友介绍接触了蚁丛旅游,当前共计持有10个账号。10个账号中有主有次,有的作为下线能为上级账号带来更多收入,单月每个账号能产生的收入在200-400元间不等。


对于身处小城市的李阿姨而言,每月通过蚁丛旅游赚到的近3000元收入并不是一笔小数。李阿姨也由此成为了蚁丛旅游的忠实粉丝,逢人便邀请推荐。在李阿姨看来,他们观看视频帮助蚁丛旅游增加广告播放量,蚁丛旅游则能从广告投放方处获得更多收益,再拿出一部分回馈给大家,是真正能获得回报的好项目。


需要注意的是,李阿姨这类用户通过视频广告免费挣得的“门票”,变现渠道并不在于蚁丛旅游,而是在社群内自主协商,以市价转卖给个人用户。对此,李阿姨表示,在蚁丛旅游平台上,除了免费的广告任务外,还设有多个回报率更高的高等级任务,参与用户需要持有更多“门票”方可开启,有些人不愿意慢慢积累,就可以投入一定资金,更快获利。


质疑

从儿女的视角来看,李阿姨深信不疑的蚁丛旅游却是问题重重。


“我实在是拦不住她了,现在估计全家人都是她的下线。”7月26日,王佳向北京商报记者表达深深的担忧。7月初,因为要进行“门票”交易需本人进行人脸识别,王佳才得知母亲使用自己的个人信息,在蚁丛旅游注册了账号。


此时王佳的账号里,已经积累了35个“门票”。王佳按母亲指示完成身份验证过程后,母亲将账户中“门票”尽数交易,获利600余元,然后开始了新一轮的积累。


过去的一年来,王佳的母亲同李阿姨一样,成为了蚁丛旅游的忠实用户,跟着了魔似的不断游说周围的邻居和亲友,身边不少人参与其中。为防止其上当受骗,王佳时刻关注母亲的动态,进行提醒与强调,全家人都身心俱疲。


图片来源:受访用户提供王佳与母亲的部分聊天记录


尽管母亲已经从蚁丛旅游获得了一定的收入,并再三承诺王佳,不会投入资金额外购买“门票”,但王佳的心却始终悬在半空中。更重要的是,从参与蚁丛旅游开始,母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“他们构建了一个屏蔽外界负面质疑的圈子,什么话都听不进去。”


为了弄清楚母亲究竟在做什么,王佳在网络上检索了大量关于蚁丛旅游的资料。大量相关的小视频和文章中,近乎洗脑式的强调蚁丛旅游前途无量;用户群体主要来源于四五线城市或农村,线下大型集会现场还有不少老年人;在线下宣讲会中,平台方大量邀请所谓政府部门人士站台,细究之后却是不具备公信力的民间组织……


“明明是普通的会务活动,被剪辑成创始人到国务院讲话,用户还四处传播。”王佳对此哭笑不得,“我现在真是厌透了这个公司,也担心她一时忍不住往里投钱。收集了大量资料,联络媒体,就是希望她能清醒过来。”


图片来源:受访用户提供王佳母亲的部分朋友圈内容


在王佳看来,蚁丛旅游的用户群体大多收入不高、时间多,容易沉溺其中,但整体抗风险能力较弱,也没有个人信息保护意识。平台方一旦出现问题或后续没有人接手“门票”,用户投资就直接“打水漂”了。


这场薅羊毛的游戏中,钱是从哪里赚到的、谁会亏本、谁会一直为“门票”买单,并不是李阿姨们日常会思考的问题。更多像李阿姨、王佳母亲这些“蚁丛家人”,只需要在被问及是否相信蚁丛旅游时,坚定地回答“是”,来为蚁丛旅游笼罩上更多可靠的色彩。


交易

两个月前,北京商报记者调查报道了“0撸一年能赚数千元?打着区块链旗号推广新业务?高回报噱头下,蚁丛旅游靠谱吗?”一文,对于蚁丛旅游“门票”的玩法和变现路径进行了详细介绍。在采访中,也有研究人士认为,蚁丛旅游运营模式具备非法金融活动特征。


彼时在蚁丛旅游官方交流平台“蚁聊”App中,“门票”的定价约为18.5元。不论是官方交流平台还是微信社群中,均有用户在求购“门票”。



北京商报记者多方了解到,6月以来,蚁丛旅游关闭了“蚁聊”App,相关微信社群也在被预警风险后遭到封禁。同时,蚁丛旅游还对外宣称,公司正在筹划上市,并进一步调整了原有运营模式,取消会员星级和补贴等。


“因为社群内频繁提及交易、买卖字样,‘门票’交易我们是私下进行,平台方不允许交易门票。”李阿姨解释称。


蚁丛旅游的相关操作,带来的最直接结果是“门票”交易价格的大幅下降。李阿姨称,近段时间“门票”交易价格约为7.5元,自己的收入也因此出现落差。而交易价格下降主要是社群封禁后,持有量较少的散户找不到买家,出售门票难度变大。


李阿姨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,反而屡次强调价格很快就会恢复。另一名蚁丛旅游用户也向北京商报记者推荐表示:“近期价格低,你要是想投资可以买一点,后面价格又会涨起来的。”


而在问及此前18元购买“门票”的用户应该怎么办时,李阿姨略显犹豫,然后回复称:“前面投资蚁丛旅游的人肯定赚到了钱,最近投资的人回本就会慢一点了。”


据蚁丛旅游客服介绍,平台的“门票”主要用于赠送好友、领取奖励任务、兑换农产品和参与旅游活动等。而在蚁丛旅游App上,也有不少日用品可以通过门票进行兑换。以金龙鱼5L大豆油为例,兑换大约需要13.3门票,同样的产品在京东商城上售价是63.9元。


“蚁丛旅游商城里的东西,整体算下来要比其他平台贵。所以我没有兑换过,都是攒一段时间,再一次性卖掉。”李阿姨称。